關於部落格
只是想回來重新開始寫作計畫    
                電影小說奇幻劇場甚至偶爾談政治   惟獨就是不談正經事
  • 260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IN夜行神探後(廢)話大全

01.(寫於"the Devil Knows You're Reading"中段時)   我真的沒想到這篇會寫的這樣長。   上一篇『All the Flower are Dying』我只花了一萬多字,這次這篇已經破兩萬大關,也許是我對這位偵探有了更多的想法也不一定,也許是我開始模仿勞倫斯‧卜洛克大師的風格,習慣在查案之外花更多的文字去描寫一些可能大家會覺得無聊的細節。   跟上一篇一樣,這篇也是跟我最近看的作品致敬,史卡德探案第九本『惡魔預知死亡』,我甚至連這位紐約犯罪詩人的大名也借用了,他的名字由三個人物組成,東內是"尼貝龍根指環"裡的雷神,基爾里則是"行過死蔭之地"的史卡德的委託人,而史卡德當然就是我最崇拜的私探馬修‧史卡德。   我今年去書展大橫掃,一口氣買了三本史卡德回家,我預計會在今年底把整套十七本通通收完吧(笑)。我最近引用的東西通通都是史卡德探案系列的內容,不過這個買書遭遇橫禍的故事是我自己想的,我可沒有糟到連劇情都一口氣給他抄下去,喔,這次還買了猜火車的原著小說跟鬥陣俱樂部作者的新書,都很好看!大家要支持好的類型小說啊!   NIN這個名詞最先是發想自我很喜歡的一個樂團Nine Inch Nails,後來發現它可以組成這個故事的最主要核心的三個字,就當場用了,其實這是一篇我構想很久的中篇小說,描寫偵探Karas一生最激烈的一次辦案,當然,推理極少,主軸是爽快的動作和強到靠北的主角和敵人群,現在只是在用短篇鋪陳人物關係、和讓自己控制文字量,我ㄧ直有過分囉嗦的嫌疑,我的另一篇連載也即將突破八萬字大關,請大家多多支持。   這個短篇的創作大概還會持續一陣子,下一篇一定要把這故事完結!也請期待偵探的第一個戀愛故事『Plz Smile When You Blow』。 02.(寫於"the Devil Knows You're Reading"完成時)   嗯啊,我寫完了。   上一次能說這樣的話是什麼時候?   只能說這篇真他媽的好長啊。   這次有動作場面,嗯啊,我寫動作場景時最常參考的就是電影,我喜歡神鬼認證裡那乾淨俐落的擒拿擋切,只是導演的鏡頭也一樣晃到你啥都看不清楚,今年有部新片叫做Taken,中文翻譯叫即刻救援,走的也是這種乾淨俐落的路線,非常推薦給大家。而要看最好的動作,怎麼可能忘記對岸今年最火紅的葉問咧?我所有的動作描寫都是憑空想像,所以實際上做不做得到我一點概念都沒有,請武術高手不要數落我,感謝。   還有為了怕有人檢舉我,主角的武功是從電影來的,這電影叫做重裝任務,主角是去年也很紅的克里斯丁貝爾(蝙蝠俠),這部電影可是動作片的一個里程碑,講到里程碑你可能會以為這是部神片,但很不幸的是這部片其實劇情滿破、CG也後製的很差,但他發展出近代最酷的不可思議武術:槍型(Gun Kata),說穿了就是把拳法的套路,運用在槍枝上面,你可以一邊射擊,也可以同時進行格鬥戰,很炫吧?所以我就索性讓主角拿起槍劍,施展著我改名為槍袈的武功,讓他大殺四方,爽快耍威能。   本來創作的原點就是我想寫一個槍型高手在一個什麼鬼都有的城市裡闖蕩,有沒有很熟悉的感覺?我又是看了夜城才有這鬼念頭,但如果大家還記得,我以前寫過一篇在煙霧瀰漫的工業都市的故事,所以說我雖然被夜城影響了,但這設定還是我自己寫的,沒有這麼無恥想直接把整座城市搬過來,不然我就會有一堆用著形而上概念力量的強者,無邊無際的用很虛幻的方法幹掉對手,但你照樣搞不懂是怎麼回事。   這篇當然還沒進入正題,我最近寫這系列真的是飛快的神速,一下子就衝破了三萬字,想我另一篇龜了老半天也才八萬字,我已經寫好下一篇Even Eviled的前半部,也開始著手構思上次預告的什麼偵探愛情故事Plz Smile When You Blow,總之我大概會把所有正篇的主要角色都玩過一次,才真正提筆寫NIN,然後一次把這些人通通殺掉,耶。   這故事其實跟偵探沒什麼關係,因為我根本不可能寫出什麼超好的詭計,所以我乾脆就拿一些偽知識來用了,我只是掰得很有誠意罷了,到底真的是不是那樣我也不清楚,一直說我跟D&D有關係會害我被公幹的,我根本沒看他的設定......我只是手邊有一堆工具書、隨便翻一翻然後挑一個比較冷門的偽知識來寫而已......   但話說私家偵探其實也不用面對多複雜的陰謀詭計,應該是對話居多,推理成份佔一點,而大多都是苦勞為上,到處去問人、最後問對了地方就能破案了,私探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有時得扮演審判者的角色,這當然很危險,因為一不小心私探就跟殺手無異,馬修‧史卡德早就宰過一堆法律沒法對付的壞蛋,而錢德勒筆下則乾脆就叫做帶槍聖徒,我則是乾脆玩極端一點:主角的職業夜行偵探本來業務就包含劊子手、私家偵探、刺客、找人、復仇者等多重身份,有機會會在講的,反正這本來就是一個沒什麼好人的世界,主角又是一個擅長殺人武術的高手,因為我很討厭練功,一開始都會直接幫主角點到滿,反正他的敵人到時在開外掛就好,看起來就不會像是一面倒的虐殺,呼啦。   by the way,主角的招式名我快用光了,一開始是攻城器系列,接下來還可以亂取什麼名呢.... 03.(寫於"A Dancing at The Penguinhouse"完成)   我寫東西很喜歡引用一些東西,有些是偽知識,有些是一些經典的名字,比方說神經廚子的本名就是我玩新波斯王子想到的梗,如果名字同時兼具邪神跟善神,那本人是否也會因此不一樣呢?新波斯王子的古波斯神話非常有趣,可能是我下個會開始接觸的神話體系吧,不過這代說真的改太大,改到有點老玩家無所適從了,既沒有以前的慢動作殺敵,也少了以前刺激的飛簷走壁,當然賽璐璐的畫風是很炫,但遊戲美工超強其實地方少了一點就不太是滋味...   好,離題了,停。   我不太會寫女生,萌的熟的壞掉的我都不太會寫,所以多練習是必要,我比較麻煩的一點在於我每次都會手癢想寫床戲,我覺得這對某些女性來說也許顯得我很膚淺,但可能因為我就是覺得沒什麼好避諱的才寫下去,大多數故事都會避開這一塊,就跟哈利波特大家在講佛地魔時一樣,你越不去提它,就越妖魔化事物本身,所以我們為什麼不能用一種比較開放的口吻,不去刻意強調什麼,就把做愛這件事當成是一件很自然而且很美好的事呢?我ㄧ直覺得現在太多故事不是把男主角塑造成床上的戰神、就是完全不碰女色的和尚,所以我想要一個主角,不是什麼尺寸驚人沉溺於性濫交的作愛機器,只是一個感覺到了、就會跟自己週遭的女生上床的正常男人。   這個故事的靈感來自於我看『極地惡靈』這本書的序言,裡面提到作者一開始想像的極地怪物,是變種的食人企鵝,這點子一直在我腦子裡打轉,最後我決定寫一個簡單直接的故事來發想牠,我覺得有時候看似溫馴的動物變成狂暴魔物更有張力,比方說黯陰羊裡讓綿羊變成殺人機器、含著一根手指的小白兔是我近年看過最驚悚的一個畫面,我也想寫企鵝變成食人族的故事。不過本篇因為懶惰所以省略了太多細節,也許是因為我還掌握不到那種不花太多字描寫屍體、但就能表達出駭人恐懼的氣氛,所以最後弄出一隻超能力企鵝,以防有人說我老是讓主角外掛太大,至少要碰上一點困難嘛。   The Skin of Our Teeth是真的劇本,中文翻譯官方是叫九死一生,但我個人覺得唇亡齒寒這個名字比較貼切,他用一家人的遭遇,講他們經歷人類的幾個重大事件:冰河時代、恐龍崛起、工業革命、一次大戰二次大戰...然後最後一家人團聚的故事。他用一家人描寫了整個人類的近代史,並且有著各式各樣的怪趣味,比方說一開場他們家養的就是長毛象跟恐龍,後來出現了企鵝,所以我就用這個當作梗,只是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感覺就是。   順帶一提,洛欣提爾這名字是法文的夜鶯,但我改了幾個字,因為夜城不太好看的第三集『夜鶯的嘆息』女主角也叫這個名字。 04.(寫於"How to Be A Good Raven"完成)   好狗血喔!是我寫到最後一個字的想法。   先承認,忍者傭兵Raven‧才藏的角色是有藍本可循的,最近上映的『金鋼狼』裡的Deadpool(死侍),不過如果看過電影的人可能會覺得霧煞煞,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我參照的版本是漫畫中的,漫畫中的這位反英雄比起電影版幾乎是亂改的版本簡直要好上太多,電影他的任何一樣神髓都沒有被呈現出來,所以就猛然想提筆寫一個這樣的傢伙。   漫畫裡的Deadpool是個怎樣的傢伙呢?精神異常、傭兵、瘋瘋癲癲,差不多就是這副德性,擁有打不死的超復原特性,然而他真正厲害的地方,在於他知道自己是個『漫畫人物』,可以隨時跳出漫畫裡的思維,認為自己是"漫畫人物所以死不了"、"因為這一切都是漫畫所以可以天馬行空的瞎搞",按舞台劇的邏輯,這種角色叫做所謂的"打破第四面牆",如果需要一個比較文學上的比喻,"後設性人物",諸如此類。   我非常熱愛原著漫畫裡這位碎碎唸、根本就是神經病的傭兵,除了打扮上很像一個古早漫畫"瘋狂假面",這傢伙真正迷人的地方還是在於那個可以超脫一切限制的吐槽,"老兄,這是漫畫,別那麼認真嘛","我下一回應該就可以打贏你了!"   我是個對改編有很多怨念的人,所以當電影版糟蹋了這樣一個有趣的角色後,我決定自己來寫一個類似的人物,我讓他可以打不死、穿越時空,而且好像永遠有一個鏡頭在跟拍他的一舉一動,描寫上我也刻意開始寫入後設的技法,只是用的很不巧妙,尚稱拙劣,也許到下一篇他會更有趣些,希望可以這樣。   Wahggggg老大也是有藍本的,最近開始紅起來的戰鎚裡綠皮獸人就叫這個名字,我聽說這名字是因為你把War這個字用超大音量吼出來就會像這樣,我不知道怎樣,但我真的很喜歡戰鎚那個設定:一開場的動畫介紹了各個種族的特性(有八個還九個,忘了),和他們的樣貌,接著就是戰戰戰戰戰戰戰戰......簡單來說只是外貌不同,理念都是把對方打到不存在於世界上,整個就是歡樂到最後,拳頭大就是王道,很粗魯,也很直接,不加掩飾帶有一種率真(?)。   所以我最後決定不要讓Wahggggg這麼快被收掉,還可以多用一點,看他跟這位碎嘴傭兵可以玩出什麼花樣,這篇偵探有一點被鬼隱掉了,畢竟我整個就把他從主角拉出來,把他放進比較生冷的第三人稱裡去,這篇還插進了一個將來會很重要的人物,但實在沒什麼給他發揮的空間,讓他跟偵探碎嘴幾句先當做暖場。   題外話,根據我對電影的怨念,我實在也該寫個用撲克牌的超能高手出來,因為電影照樣把這個我最想看的Gambit拍的很遜,幹。 05.(寫於"Eight Million Ways to Happy Birthday"完成)   星期六的下午,天氣很熱,一個字都蹦不出來,乾脆回頭看自己過去寫了什麼......   最近我寫的很快,幾乎是下筆就大概一篇了,這樣飛快的創作速度是自從我開始寫東西以來從來沒有的,我以前時常對著Word盯了老半天,一段改了又刪刪了又改,怎麼看都覺得自己寫的東西不像樣,真討人厭,所以砍掉,滿口說要重練但其實也不知道要接著要寫什麼。   我從兩年前開始玩一個比較隨性的中篇(本來要寫中篇,但現在已經不可收拾寫成了長篇......)我試著放鬆自己,不雕琢字句只求讀起來順暢,而且只要一看到隨意叉出去的支線馬上拉回來;雖然有看那篇的人大概會吶喊,那篇的支線也是一整個亂到不行啊!不過你如果看過我砍掉的那些補白碎碎念,你就知道我已經精簡了多少在這方面。   NIN是我ㄧ直以來的構想,不過搞了很久,照樣半個字都迸不出來,前年我把心一橫,那就來寫個短篇吧!於是All The Flower Are Dying就這麼誕生,這篇那時沒有讓我得到多少靈感,很簡單直接不拖泥帶水的故事,真正要說讓我如此下筆神速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我大學的最後一年狂唸勞倫斯‧卜洛克跟恰克‧帕拉尼克的東西。   卜洛克我大概每篇都在講,更多時候是取名上的致敬,"All the Flower Are Dying"直接拿『繁花將盡』來用,"The Devil Knows You're Readin"是改動了"惡魔預知死亡","The Dance at The Penguinhouse"雖然我沒說過,但這篇可是來自我最鍾愛的史卡德探案"屠宰場之舞",這篇不用講了,不知道卜洛克,好歹也知道他最紅的書名,紐約有八百萬種人,當然也有八百萬種死法,誠然,也可以有八百萬種慶祝生日的方法。   恰克‧帕拉尼克也許大家不太熟,但他是美國近代最前衛、被譽為後世代虛無主義的作家,他的作品都有一個特色,就是對某件文明事物"豎起他的中指",反物質反社會反現實......他最有名也是最經典的"鬥陣俱樂部"就是來自,他對於出版社不肯出版自己的作品感到挫敗與失望,於是他寫了這樣一本啥都在反,內容充斥暴力、嗑藥和反物質狂想的作品,對出版社豎起中指,有點"就給你爽這麼一下、制之死地看看能不能後生"的味道在,不過他此舉替他贏得了一座位置靜謐的農場,讓他可以在那專心的從事寫作。   至於我瘋狂的寫NIN是不是要對什麼東西豎起中指呢?我大概沒這麼憤世嫉俗,但我確實很努力的想讓我的小說跟這兩位我心目中的大師靠攏,我不鼓吹暴力,對於藥物我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而我對於物質文明過盛的世界更是充滿各式各樣的狂想,某種純然的毀滅,大爆炸,古老的詩.........這些特性在目前看不出來,但我逐漸靠攏中,至少我認為奇幻世界大家都忙著在拯救世界,很少有人 (至少我沒看過)會開始思考文明病的特徵,所以我硬要讓主角一邊宰人,還要忙著思考文明的物質反思,這樣會不會要求太多?畢竟現在根本看不出來啊。   我心目五個短篇的排名是:沒先後之分,"All Flower are Dying"是原型雛形,讀起來很痛快但少了點什麼,"Devil Knows You're Readin"文武戲失衡,但我喜歡自己一開頭那種先知先覺的描寫,最後硬凹回來篇名所指我也覺得尚可接受......."The Dance at the Penguinhouse"我覺得是最均衡的一篇,前面愜意彷彿描寫我自己的生活步調,後段有不算太冗長的激烈動作,還有一個我自己覺得很幽默的結尾......."Eight Million Ways to Happy Birthday"是我自己最喜歡的一篇,好像有些什麼,對這些人物的心境也多了一點什麼,而且沒有太多動作戲,唯一的用途是刻意拿來搞笑_W_m   "How to Be A Good Raven"比較隨性一點,我也喜歡自己創造出來的白痴傭兵,不過到後面又是幹架到底,我本來希望這篇結束的很白痴,結果最後只能硬凹兩個擲彈兵的故事,這篇多少有點虎頭蛇尾,而最新那一篇"孩子氣"呢?我不知道,我也許會很喜歡,也許會覺得"啊,也不過這樣而已",等我寫完再來談吧。   我有時回應寫的真是跟本文有得拼(笑) 06.(寫於"Childish"完成)   我第一次在打上全篇完這三個字時跳起來歡呼。   因為這故事整個就是破表的長度,如果大家的廢話再多一點,再多加幾場打鬥,這篇還繼續寫短篇就太無恥了,夜行神探雖然好像很多人都叫過這名字,但我覺得比之前陽春版的好一點,我不會努力在想酷炫的名字上面,我只想要很菜市場、大家一看就朗朗上口的名字,如果覺得這名字實在太干擾你了,太像基諾李維要出來了,那就叫他NIN吧,話說真正的NIN八月要來台灣了!喜歡搖滾的別錯過!這是他最後一次巡迴演出囉!之後就要退休啦!   創作這篇的動力一開始沒想這麼多,我只是想寫大家以前的故事而已,所以那天喝了一點酒,就開頭寫了前面,到中段我不只一次想過砍掉重練,一來覺得長,二來也寫得沒什麼味道,這篇沒有太多打鬥,只有大家小時候很多很多的瑣事,背景也不完全在貝爾海姆,雖然文中沒提,但洛欣提爾是住在中部偏南,混血精靈的國家"第爾拜桑",主角賴在貝爾海姆附近,至於東內是住在離貝爾海姆很近的舊猷他,沒太多意義,只是想提及。   雖然故事越寫越沒力,我甚至都想跳過這一篇,但沒想到我大四下的這個學期過的很不一樣,四月我的同班同學走了,七月一個並不熟僅有幾面之緣的學姊也走了,六月我參加畢業典禮,發現正站在跳出大學保護傘的懸崖上,不過掉下去之前我又扣住了山壁,開始"延畢"......我六月愛上了另一個人,為了前女友的事跟很多人變得陌生起來,我被一個一年前傷害的人原諒,六月我最愛的變形金剛(儘管不全然令人滿意)再來,七月一個漫長炎熱、缺錢的假期......   這都是很瑣碎的事情,我把對於這些瑣事的感觸,全寫在這個不全然是奇幻的故事裡頭,就跟篇名一樣,一開始只是想寫主角們的小時候,結果到頭來,卻變成我自己對於回憶的種種闡述,鴉第一次談論跟他師父的互動(不難看得出來這兩人關係很差),東內對於母親的回憶,洛欣提爾怎麼走到現在,這些都只是很支微末節的事情,在故事裡,它不見得重要,但對我來說,它因為個人的成長經驗瞬間變得很有趣,很感傷,寫到後面我覺得自己也不用特地打一篇網誌抒發心情,有這篇就夠了。   卜洛克也有一本這樣的回憶之書,"酒店關門之後"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前幾,卡爾維諾晚年也寫了"帕洛瑪先生"夫子自道,美國名編劇亞瑟‧米勒也有描寫自身經歷的"兩個星期一的回憶",漢密特的小說來自他親身擔任私探的經歷,許多作家最後都會寫下他的回憶之書,我不是作家,是個喜歡寫作的人,在我大四畢業又死命巴住的這一年,我寫了自己的回憶中篇(還敢叫短篇?!)   雖然很多人可能不相信,特別對不起白鳥,那篇承諾的偵探戀愛故事我是跳票了,而我雖然預告破產,但還是想預告接下來的幾篇,這樣寫起來比較有個動力,有紀念我四月走的朋友、七月走的不熟學姐的"Searching for Icarlus",這篇會走回本篇一貫的宗旨,一大票高手聚在一起大打出手的標準王道,還有不死忍者才藏的第二個故事"給不會來的太平盛世的備忘錄",關於最後提到的鴉跟師父的練功故事,我只寫了個雛形"Los"出來,會不會成形?還真的看心情啊。   最後,誠然,因為這篇是我最喜歡的,請務必告訴我你有什麼想法,這是我第一次這樣的請求。 07.(寫於"Farewell, My Love"完成)   在開始嗑瓜子聊天前,我想先講"莎迪她死時"這個故事──(有雷注意!不想被爆請按上一頁離開!)   一個名叫莎拉的女人死在家裡,她的律師老公報案後異常冷靜,甚至告訴警察"我很高興她死了",於是八十七分局的卡瑞拉刑警就開始盯上這位嫌疑犯......在故事過程中,律師不斷的在暗示卡瑞拉"真相"為何,於是在最後的監聽行動過後,真相呼之欲出:"莎拉"是個在家嫻熟的妻子,但她的化名"莎迪"卻是個在外放蕩的女子,於是律師在最後大喊"她死前是莎迪!死時也是莎迪!"書名於是成為最重要的線索,"鬥陣俱樂部"的無名主角有段非常棒的的自白"一個人可以在不同地點不同時間醒來,變成不同的人",如果這是某種現代人對活著的認知,當然也可以是死時的定義;不過老實說,這段故事跟本篇沒啥關係。   我只看到了"莎迪她死時"這段話,於是就想,好,就從這五個字開始,來試著繼續發展下去.....這邊又不得不提到兩個無論從背景、情節到人物都很相似的作品了,反正我熱愛雜抄百家也不是新聞,雷蒙‧錢德勒的"再見了,吾愛",和電影萬惡城市的第一段故事"Sin City",兩者實在相似到很難讓人不去聯想彼此:比黑還黑的城市,死掉的女孩,悲傷的大漢,復仇的怒火,根本連一丁點火花都沒產生就已經死去的愛情......   坦白說,這兩個故事只是元素很像而已,整體來說還是完全不同的作品,不過雷蒙‧錢德勒照樣寫出了冷硬派史上最讓人心碎的書名(只到書名,因為我心中還存著最讓人心碎的情節"守護者注視下"),而Sin City充其量就是一個暴力復仇故事罷了,你要硬說這類故事有什麼後現代式的啟發,我只能說真的是想太多了。於是我連偷三樣東西:"莎迪她死時"第一句話,Sin City裡那個永不退縮的大個子Marv,還有錢德勒已經被人致敬到爛的心碎書名......話說前天玩俠盜獵車手才發現原來有個任務也叫這名字啊......   這是一個典型的復仇故事,死掉的女孩,然後有個怒意滿點的野獸男人展開復仇,這故事一百年來已經被說過萬遍,古希神為了正妹大開殺戒的大有人在,直到近代仍舊有Man on Fire這樣的故事(不過這裡面為的是蘿莉),出於對那部片的無比瘋狂,自己寫下這樣的故事顯然是遲早的事,這當然是很主觀的故事,你無法輕易評價角色的道德指數,這好像是所有為愛開幹的故事都很少觸及的問題,為愛把一大票人送進鬼門關,能感動的到底是神,還是底下那個魔王?亙古沒有終極答案,而作者因為太膚淺也一樣懶得探討,不是都講了嗎,最後聽的歌就叫做Running up That Hell啊。   傳說威爾史密斯被提名奧斯卡的電影"幸福來敲門中",導演給過威爾一個指令,這是一部感動人的電影,但你只能哭一次......於是我猛然發現到這就是故事的終極技法,你只能出一拳,你只能開一槍,你只能動手一次,你只能愛這麼一回......人有一種天性,對於那些具有"一次性"的事物特別迷戀,死亡,花,一生中最狂熱的愛......所以我自覺在這篇有開始觸及到這一部份,盡量減少直接性的動作場面,主要人物出手這麼一次就好了,小說不是動作遊戲,你再怎麼刻畫動作也比不過影像上那直接的爽感,與其這樣,那就只要一場讓人印象深刻的打鬥吧......我這人自覺沒啥深度,寫東西也無意探討生活本質,但我深信鬥陣俱樂部的哲學,有些事情,就是要脫光上衣、對著幹才會明白。   結尾是作者自覺很酷,但其實某種程度上是個bug的玩意,這麼說好了,我在一開始寫時並沒有想到可以這樣收,直到中後段才驚覺其實可以這麼搞,雖然知道一定有鋪陳上的問題,但我還是義無反顧的寫下去......大家都知道當我的角色很好命,不用修行等級就自動點到破表,所以齊格非有多強大概心裡都有個底,那身為凡人的大個子要怎麼跟他至少能打到勢均力敵呢?所以我就想到了風雲的劍二十三......我很任性不想明說,不過如果有看過的就知道我到底想寫什麼了吧,就像那段我還刻意加粗體斜線的文字,一切早開始,一切也早結束。   然後就有人質疑這不是超自然現象了嗎?這根本不可能啊!於是我要趕快澄清:大家,這是一個奇幻故事!只要作者想,無論Bug邏輯有多說不通,在幻想底下,沒什麼不可能! 08.(寫於"Searching For Icarus"後話) 本篇其實刪掉了一些劇情 主要是講俾斯麥有意要用複製人來取代一直宰自家兒子 不過因為太多餘了,整個故事會偏去講施特能家這樣那樣 旁支已經開的夠多了所以就拿掉了 話說我最近也發現偵探最強的技能就是打了就跑....... ──────────────── 真感恩有人還記得芬區老大是什麼種族的... 我寫到後面也逐漸發現,我小說裡的種族是很模糊的.....每個人都嘴賤,精靈半獸人吸血鬼都差不多...... 話說哈姆地達姆地原本沒這麼多戲份了,是因為看了QT的"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才發現,其實話多碎嘴也是一種魅力, 直覺下就寫了一大堆自己跟自己抬槓的喬段......反正作者寫東西沒計劃的,這些瞎扯就當作作者沒事幹吧......話說都沒人 覺得酒吧那裏很幽默嗎? ────────────────   當我想不出下一篇的內容時,我通常都會把Rammstein或是Korn的音樂開的超大聲(特別是我又剛好換了喇叭),然後重看一遍這些已經寫完擺著等生灰的前話。   想知道我哪一篇反覆看了最多次,心中甚至生出了自信認為這是我最好的一篇嗎?答案是跟企鵝有關的故事。這篇最接近我心中想像的那種偵探故事,偵探悠悠哉哉的辦案,直到最後一刻才拉拔到爆點,中間有一些色色、但又覺得很舒服的描寫,加上人物的嗑瓜子閑扯還有一點我自己才笑的出來的幽默......對我來說,這才是夜行神探真正想捕捉的片刻。   然而如果要認真說,我喜歡我所寫下的每一個故事。   特別是這篇尋找伊卡魯斯。我當然在每次的後話裡都談過我對故事的感情如何深厚,但這篇卻牽扯到一個更立即性的問題,我是寫給我朋友的。Childish裡的一些片段當然是生活的某些擷取,但卻沒有伊卡魯斯這篇對我來得深刻,我朋友走後,我想了很久,其實最大的問題在於我不知道要怎麼看待這件事,你要說我跟他很熟嗎?其實也不然,我們大二比較好,後來他去外面發展後跟誰都變得不熟起來,那時我就想,他已經飛出去了,可能也不會回頭看我們吧。   但他用這樣的方式回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再見,我想了很久,去參加告別式我ㄧ滴淚都沒掉,那天天氣很好,我們班的致辭代表說的很好,"那是一個適合旅行的日子",我覺得她說的對,那天適合旅行,也適合飛行,於是我想到了怎麼跟他說再見。而提到飛行,就要回到伊卡魯斯的故事上,但與其說神話,我更想說的是Danny Boyle(貧民百萬富翁導演)前幾年拍的"Sunshine"(太陽浩劫)。   那部片可能很多人都不喜歡,但我異常的著迷,程度就像劇中人對太陽的感覺一樣,不可自拔,深陷在那些光與熱裡如同著魔。而我印象最深刻的依然是迷人的主角席尼安墨菲在述說核彈爆炸的自白,雖然很長,但我想引用整段: 等到引爆恆星炸彈的時候 剛開始不會有什麼改變 接著會閃現一線火花 持續一段時間,在太空中盤旋 然後就會一分為二 那些火花會繼續分裂 一而再,再而三 引發超乎想像的連串爆炸 小規模的創世大爆炸 新恆星在垂死的恆星中誕生 我覺得一定很美 不會,我不怕   於是科學辯證、神話裡的隱喻在那一刻變得不重要了,那樣的命題太小了,本篇的引文我很喜歡,科學家對於伊卡魯斯的解讀也很正點,但我真正在意的其實是那場飛行,無關精神,無關隱喻,只是純就飛走了這件事來說:我覺得那才是這神話裡最美的部份。關於我對代達羅斯和神的解讀,或是後續那些故事,他們只是強化故事本身的素材而已,我想講的,真的就只有最後那段話,於是翅膀不再融化,他飛走了,穿越太陽並且找到了自由。   米米的回應看到我都想偷抄下來了,穿越後的高度真的是很感人的一點,不過如果還有對人物的任何感想,麻煩跟我說,我不是一個太擅長拋棄角色的人,我想光是胖瘦二人組,還有雙人格偵探我都會繼續玩一陣子,至於齊格非同學可能會在故事裡消失一陣子,除非我有心寫他到異世界開打的故事......不過那樣會不會很像說頻充斥的穿越文?   夜姐每次的回應都讓我心中暖暖的,其實給朋友送行放在最後才說,是不希望有人把那樣的感情套用在故事裡......我不是偵探,沒辦法真的救走伊卡魯斯,他去春吶的那天我其實也去了那裡,但我們就是擦身而過,我有想藉故事抒發什麼嗎?老實說沒有,這故事我依舊最滿意的是芬區的脫口秀,至於偵探我越來越讓他功能性化了,拜託,這是通俗故事,就是得有點動作才好看........   最後偷偷預告一件事,有什麼想法拜託趕快跟我說,一兩個月後我說不定要開始修稿......到時我很需要各位的建議!另一個破產式的預告法,下一篇的內容是什麼呢?目前出現藍圖的有講偵探假退休生活、開始追尋師父蹤跡的"Los",寫了一兩段的"Pepper Fiction",至於本故事到第十篇會第一次出現短期集中連載!一是印地安那瓊斯式的尋寶故事,二是"即刻救援"的翻版!如果你兩個都看過,麻煩告訴我你覺得哪一個比較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